indium

各种不务正业……

黑研

黑研

腹肌梗

研磨最近去锻炼身体了,似乎练出了小腹肌?
扒光了以后,黑尾说:“似乎被你聊到了~(舔嘴唇~)”
“混蛋!第一天被我撩到么!”研磨赌气地说道~
//////www//////

梦~

黑研
黑尾昨晚做了一个梦
梦见研磨把他删除了,
就像删除游戏的存档一样,删除游戏的角色一样
删除了
每一通电话,每一则短信,社交网络上的每一条讯息,一个人,或是两个人的合照,都删除了…
像是被研磨清除了一样……
好悲伤……
痛苦…像是一把利刃刺在心口…不拔出来,疼,拔出来,更疼…
望着研磨,仿佛这之间有如同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…
站在你面前,你却不知道我爱你…

阿黑…好疼…
阿黑…你楼这么紧干嘛…我又不会跑…
没有阿黑…我还能去哪呢……
阿黑…你怎么哭了…
阿黑…阿黑…

阿黑把研磨搂得更紧了……www

黑研高考脑洞~

才想起来要发…噫…果然鱼的记忆…

黑研高考脑洞
研磨要高考了
阿黑从大学翘课出来看他
送考什么的,不对是等他出考场,接着再一同去阿黑家
今晚就住在阿黑家了,穿阿黑的衣服,睡阿黑的床,吃阿黑做的食物……www
嗯,好幸福……
研磨把头蒙在被子里,诺诺的自言自语,
阿黑笑着摸了摸研磨的头,说,“好…这些以后都是你的~

忽然好想把你据为己有啊

“研磨…”
“嗯,怎么…”
“忽然好想把你据为己有啊……”
“…不是本来就是的么。”
“////”,“研磨…”
(熊抱,虎蹭……)

ps:太久没写了…诶西…

黑尾和研磨的新年倒计时


“呀……又和阿黑走散了呢……”沉迷在游戏中的研磨抬起头来,望见的只是茫茫人海,
“嗯,我不动,黑尾说过一定会找到我的……”研磨有些不自信的说着。
“今年,还能和阿黑一起跨年么?”研磨望着夜空中绽开的烟火,独自,默默数着……
“十……”
“九……”
“八……”
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“四……”
“三……”
“二……”
“研磨,我找到你了!”
“一!”
“研磨,新年快乐!”
“嗯,阿黑,新年快乐……”

“阿黑……”
“嗯,研磨,怎么?”
“……喏,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“嗯?是什么?难道是游戏机吗?”
“才不是呢!”研磨指了指自己。
“诶?……难道是研磨……自己?”
“嗯,不行么……”
“……”阿黑兴奋地熊抱住研磨“行!开心!”

“什么都不用说,我只是在想你……”

夜空如水般静止,单是悬着一轮明月。研磨放下游戏机,摁下了拖延已久的电话号码。
“嘟嘟嘟……”
“你好,这里是黑尾,请问有什么事么?”
“阿黑,……”
“……研磨,啊,你可算打电话来了,说好的一日一通,今天可晚点啦!都半夜了才来,我都准备打过去找你了!喂?研磨?……”
“……嗯……”研磨微笑着低下了头。
“研磨……你怎么了吗?”黑尾焦虑的问道。
“……没事……”只是想你。

没什么……单单想听听你的声音……